是什么让这个私生活混乱、感染了艾滋病的男人成为传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partmentsinbalchik.com/,拉维尔-莫里森

是什么让这个私生活混乱、感染了艾滋病的男人成为传奇?告诉你《波西米亚狂想曲》没有道明的皇后秘辛。

一部关于皇后乐队、确切说是关于乐队主唱——弗雷迪·莫库里的传记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席卷全球,此刻也正在中国创造着奇迹,在全国艺联加盟影院小范围放映的情况下,票房即将突破6000万。

一个帕西男孩,从小没能得到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之爱,移民伦敦后,顶着异族、龅牙的帽子,从被嘲笑的机场行李搬运工做起,一路成为风靡世界的皇后乐队主唱,舞台王者。

是什么让这个私生活混乱、感染了艾滋病的男人成为传奇?告诉你《波西米亚狂想曲》没有道明的皇后秘辛。他与常人有别,但一定能为你我所理解。

在弗雷迪的传记作者、担任过他12年私人助理的彼得·弗里斯通看来,弗雷迪的成长轨迹偏离于传统,所以他从未得到过传统意义上的爱。

弗雷迪出生在东非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上,父母都是帕西人。帕西人是生活在印度的拜火教徒,大部分是波斯后裔。父母搬到桑给巴尔岛是为了获得一份收银员的工作。

关于弗雷迪的帕西人身份,还有段未经证实的八卦:帕西人的拜火教是后来明教的源头。《波西米亚狂想曲》有句歌词“Because Im easy come easy go, A little high little low”,跟《倚天屠龙记》里光明顶上的“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系出同源。

据说当年金庸听这首歌热泪盈眶,想用它当1986年梁朝伟版《倚天屠龙记》的主题曲,TVB没有同意。成为历史的遗憾。

弗雷迪8岁时,父母把他送去孟买的寄宿学校,与祖母和婶婶生活在一起,因此,弗雷迪在印度度过了大部分童年。

读完中学后,弗雷迪搬回桑给巴尔岛。但随着1964年桑给巴尔岛革命爆发,17岁的他又跟着家人逃避战乱,迁往伦敦定居。

实际上,童年是弗雷迪心中的一块禁地,除了日常生活中他会喜欢吃一些印度食物外,彼得几乎从未听他提起过其他。

弗雷迪的密友们都有这种印象,他似乎没有童年。弗雷迪17岁来到伦敦,对于此前的岁月,他一直都守口如瓶,即使是之后在伦敦艺术学校上学的日子,他也很少提及。他讨厌承认自己是个乡下来的男孩,总是刻意回避这点。

电影中,弗雷迪的父亲说:“我把他送走是为了让他成长为一个帕西好男孩,他那时非常野,很不好管,可显然没什么用。”

和那些在传统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相比,弗雷迪对爱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虽然他明白父母对子女的爱不会因为距离遥远而变淡,但对他来说,缺乏关爱的伤痛需要用一些方式来抚平。

对于弗雷迪的私生活,有人说《波西米亚狂想曲》进行了糖水化处理,但电影并未忽视他的复杂性。移民、异族、龅牙、Gay,这些都构成了弗雷迪·莫库里。

在弗雷迪的字典里,爱情和性是两个概念,情欲之乐是一种身体能量的释放,好比吸烟、旅行,虽无重大意义但是不可或缺。他的精力天生旺盛,总想找些事情来做。他曾说,睡觉是一天中最浪费时间的事情,却从未觉得性爱是。

弗雷迪花大量时间做爱,好像只有这样,那些本应奉献给创作的宝贵情感才不会白白流失。

一场演出过后的弗雷迪总是极度亢奋,以致于需要外出纵饮三四个小时才能恢复平静,深夜的“酒吧猎艳”更是一成不变的老节目。

弗雷迪在各个城市的巡演中总是随身携带一本《斯巴达克斯指南》,这本书专门介绍世界各地的同性恋酒吧,除了国际版,也有单独介绍美国同性恋酒吧的美国版,弗雷迪总是会抽出时间来读这两本书。拉维尔-莫里森

以致于彼得开玩笑:“在我印象中,能让他一页一页仔细阅读的书,除了这两本之外,好像再没别的了。”彼得还说,除了床上运动,弗雷迪大概也不会做其他运动。

有一次在慕尼黑的酒吧里,弗雷迪和朋友们玩过了头,意外受伤,脚踝到大腿中部都打上了石膏。那晚,他把某个男人抱起来时,另一个男人无意中从侧面撞到了他的膝盖。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天天拖着伤腿去酒吧寻欢。

在那样的场合,嗑点药是少不了的。嗑什么药,什么时间嗑,都有事先制定好的时间表。通常晚上11点到凌晨4点间,弗雷迪和朋友会嗑兴奋类的药物;4点后,舞池就会响起平静舒缓的音乐,他们就配合这种音乐用镇定剂,直到早上9点离开。

有时,他们会继续前往朋友家中派对,进门处会有人分发,如果那时不吞,接下来就没机会吞了,主人这一招是为了确保刚刚狂欢了一夜的客人能继续保持兴奋的状态。

《波西米亚狂想曲》的主创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哪首歌最能形容弗雷迪·莫库里的一生?他们的答案惊人地一致:《找一个人来爱》(Somebody To Love)。

在弗雷迪的几段感情中,众所周知,他一直将前女友玛丽·奥斯汀视为一生挚友,在乐队一贫如洗的日子里,玛丽是弗雷迪的精神寄托和收入支撑。他们同居过六七年,费雷迪出柜对玛丽造成的打击曾是毁灭性的,但她却是弗雷迪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后来玛丽成了弗雷迪的秘书,弗雷迪去世后,将伦敦豪宅“花园小舍”、一半财产以及音乐版权都留给了玛丽,弗雷迪的骨灰也是交由玛丽埋葬的。

在彼得为弗雷迪工作期间,身高1.8米、金发碧眼的托尼·巴斯汀是弗雷迪第一个保持长期情人关系的人,两人分手后,弗雷迪不再有固定男友。

比如后来在纽约,他遇到生命中的“北欧海盗”索尔·阿诺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演出期间,弗雷迪又带上了他的新情人,曾经的“英国先生”彼得·摩根,这个人早年还出演过同性恋A片,在那时可谓是“开风气之先”。

乐队在“米尔凯顿恩斯国家碗”体育场献唱时,弗雷迪的新欢是美国新泽西人比尔·里德。两人是在酒吧搭上的,在弗雷迪的众多感情经历中,这段属于暴力型爱情,两人常常动粗,一次比尔还把弗雷迪的手指咬得鲜血直流。

1982年9月,皇后乐队“白热地带”北美巡演收官在即,最后一个通告是上著名的电视节目《周六夜现场》,不幸的是,在这前夜,比尔和弗雷迪又嘶吼了,而第二天一早弗雷迪失声了,虽然靠水蒸气、精油、柠檬水有所缓解,但高音唱不上去,沮丧的他坚定了和比尔分手的决心。

弗雷迪在慕尼黑还有两个不同性别的情人,芭芭拉·瓦伦汀和维尼·基尔希贝格,前者是一个在德国发展的奥地利电影女星,后者是一家餐厅的老板。维尼英语水平不高,弗雷迪德语水平也有限,芭芭拉是他们之间的翻译。弗雷迪在维尼那里不乏安全感,因为有两次他酗酒、吸毒过量导致痉挛甚至昏迷,幸好有维尼在身边打电话求助。

新鲜的性爱总能带来快乐,魁梧、壮实、性感是弗雷迪找情人的标准,但他似乎总逃不掉一个魔咒:他的很多恋人总是劈腿,去勾搭比弗雷迪更年轻的男人。虽然恋爱中的男同也会忙着找别人上床,这也是能被接受的,但信任是弗雷迪“爱上”别人的基础,如果信任不在,爱也就不复存在。

当弗雷迪的创作再一次需要强烈情感来刺激之际,也正是他情感世界坍塌之时。这是巧合吗?是否他的艺术成就是由他的情感受挫铸就?

在彼得和弗雷迪相识的多年中,弗雷迪有过许多次异常激动、情绪失控的时候,而似乎只有强烈的情绪波动才能打开他创作灵感的闸门。事实上,伤痛总是能造就天才,它是激发才情的燃料。

一个人生命中或许会碰到不少性,但不可能都发展成感情,直到吉姆·哈顿的出现。他是弗雷迪最后一任爱人,陪弗雷迪走完了生命中最后的日子。

在电影中,吉姆的角色是派对狂欢过后出现在弗雷迪家的服务生。现实生活中,他是位发型师。

电影里有个小插曲,弗雷迪兴高采烈地问鼓手罗杰·泰勒他的新房子怎么样,罗杰却评价道:“更gay了。”他是指刚刚剪了短发的弗雷迪。

事实上,弗雷迪十分挑剔发型,他的苦恼在于头上有两个旋,一旦换了新发型师,他必定要把这件事反复强调。当初留长发时,他就总是跟天生的自来卷作斗争,换了短发,也要把造型弄的百分之百满意。自从和吉姆在一起后,弗雷迪自己乃至全家人都不再让外人剪发了,可见他对吉姆的手艺极其信赖。

弗雷迪是一个园艺狂热分子,他经常从书上选好要买哪种植物,然后叫吉姆买回来。吉姆是个辛勤的园丁,一心只想为弗雷迪把“花园小舍”的花园打造得漂漂亮亮的。吉姆一生的两大挚爱就是弗雷迪和花园。

和吉姆·哈顿在一起后,弗雷迪渐渐变得不是那么喜欢去俱乐部和酒吧厮混了,到了生命的最后几年,更是与一切声色场所绝缘。

弗雷迪去世后,被装入专门用来装传染性疾病死者尸体的黑色隔离袋,身边的人难以接受,只有看到吉姆送他的小泰迪熊也被放进袋中随他而去时,心中才升起一丝暖意。

弗雷迪留给了吉姆50万英镑遗产,以及与他共同在爱尔兰老家投资建造的房子,吉姆一直住在那里直到去世。

《波西米亚狂想曲》中有个“反派”保罗·普伦特值得一提,他和弗雷迪其实并非情侣。

保罗最初负责协调乐队的日常活动和一些商业事务,乐队不满意跟他解约后,弗雷迪将他留下当自己的经理人,因为同是gay,所以比起其他人,他和弗雷迪的关系要近很多。

电影里两人闹翻后,保罗把弗雷迪的花边爆给了电视媒体。实际上,他是高价卖给了《太阳报》。弗雷迪失望至极,因为他太信任他们的友情了,无论对自己的员工还是朋友,弗雷迪都有一种发自本能的信任和慷慨。很多员工都成了他的好友。

正如《波西米亚狂想曲》所表现的那样,弗雷迪将皇后乐队看作“家人”、“family”,为了制造戏剧冲突,电影突出了成员间的矛盾,一度闹到要解散的地步,而那时弗雷迪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弗雷迪·莫库里所以让他最后一次华丽绽放的“拯救生命”演唱会(Live Aid)才更显动人。

Live Aid是在1985年7月13日,实际上弗雷迪确诊患艾滋病是1987年4月。

皇后乐队在着装方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演唱会规模较小,就以黑色为主;反之,则是白色。Live Aid也是一次证明。

那天皇后被安排在下午6点多出场,弗雷迪不免担心,他不喜欢在白天演出,因为舞台灯光派不上用场,化的妆也毫无效果可言。通常为了让后面的观众看清自己的眼睛,弗雷迪会专门用到眼线笔,有人也说他是受非洲桑给巴尔岛和印度的影响,因为那里的女性就习惯如此。

弗雷迪常用的化妆品包括蜜丝佛陀粉饼25号、兰蔻清新恒丽3.5毫升睫毛膏、露华浓3号象牙色粉底液、倩碧活力保湿粉底等。

如此盛大的场面,弗雷迪难免有些紧张,但没过一会儿,他就在后台同大卫·鲍伊等老熟人谈笑风生了。上场之后,他也很快掌控了温布利球场每个观众的情绪。

弗雷迪以戏剧化的华丽演出闻名,正如大卫·鲍伊所形容:“他超越了极限。我只亲眼见过演唱中的他一次,结果,确实就像传说中的,他是一个能将观众掌握在手掌心里的男人。”事实上,皇后在Live Aid上的演出也被公认为最佳。

Live Aid中每个乐队的音量都是有限的,所以贴了个纸条不许动,电影中,经纪人吉姆·比奇偷偷调高了音量,导致皇后的音量比其他乐队大得多,这也演唱会成功原因之一。现实中,做这个举动的是皇后的御用调音师。事实上,无论在录音棚还是演唱会上,皇后总是要求音响师把音量调大、调大、调大,成员之间的争执大部分也都是音量引起的。

弗雷迪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会花很长时间反复推敲斟酌,直到找到他认为最好的歌曲结构和旋律来表达他想抒发的感情,他的作品首先是为自己写的。

弗雷迪善于听取乐队成员的意见,他不会刚愎自用,尽管皇后乐队很多歌被记载为是其中某一人的作品,但实际上,他们的每一首歌都是乐队四名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只是贡献有多有少罢了。

《杰作》专辑发行后,乐队在单曲《挣脱一切》(I Want To Break Free)MV中异装亮相,在美国引发争议被禁播。幸运的是,一年多以后,Live Aid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这支MV的不利影响。

与《挣脱一切》命运截然相反的是,专辑中的另一支单曲《收音机嘎嘎》(Radio Ga Ga)却取得了巨大成功,乘着这首歌的东风,皇后1984年8月踏上了宣传《杰作》的全球巡演之旅。

而那段时间,弗雷迪渐渐滋生出了失望的情绪,也影响到其他成员,有几次,乐队真的要散伙了。弗雷迪认为皇后应该休整一下,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录制首张个人专辑《坏人先生》,弗雷迪想做欢快流行的迪斯科舞曲,但其他成员并不支持,总之,那段时间,四个人都开始忙活起自己的音乐事业。

这其间确实发生过一个小插曲,一次在飞机上,唱片业超级大鳄大卫·格芬正好坐在弗雷迪前排,他突然扭过身,夸张地翻开了支票本说:“我想签下你,什么价,随你填!”

大卫·格芬是好莱坞著名的同性恋,他的唱片公司曾推出过Aerosmith、枪炮与玫瑰等乐队的唱片。在音乐事业之外,他还和斯皮尔伯格、卡森伯格合作成立过梦工厂电影公司。

彼时弗雷迪一时语塞,他没有填,理由很明确:他是皇后乐队的一份子,他要忠于这支乐队。

Live Aid之后,乐队意识到皇后仍被乐迷深深喜爱,于是四人决定暂时中断个人的音乐事业,重新齐聚。他们约定,此后无论谁写的作品,都集体署名“皇后”。

到了弗雷迪生命最后的一两年,不少密友都被拒之门外,尽管弗雷迪没有告诉他们他感染了艾滋,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对外界守口如瓶。

还有一个原因,弗雷迪不想让亲近的人看到自己慢慢死去,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围着一个病人团团转。

弗雷迪终其一生,也没有向父母亲口承认自己的性取向和感染艾滋,正如电影中玛丽所说:那个年代出柜后,弗雷迪的人生将非常艰难。弗雷迪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不愿让父母难过。

每次父母来“花园小舍”时,其他人都要回避,弗雷迪只让玛丽留下来,似乎这样才能让父母觉得他是个“正常人”。

其实父母对儿子的性取向是知晓的。在弗雷迪去世后,他的母亲还给吉姆·哈顿写了一封信,感谢他爱着弗雷迪。后来母亲也经常参加纪念弗雷迪的活动,包括抗击艾滋病的公益活动。

“深邃的思想、得体的谈吐、正确的举止”一直是父亲理想中的弗雷迪,电影中他冲儿子喊道:“不去面对真正的自己,你将一事无成。”到影片结尾,他们才迎来一个迟到的拥抱。虽然现实生活中父母一开始也不赞同弗雷迪搞音乐,但他们的关系其实比外人想象的要温暖许多。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弗雷迪是一个超级巨星,一个舞台上耀眼夺目的神,但他终其一生都没能克服骨子里与生俱来的羞涩,害羞是很多人内心深处难以逾越的一道障碍,弗雷迪正是“深受其害”,这也是他极少接受采访的原因。他的朋友们都坦陈这位超级明星走下舞台、步出录音棚、离开同性恋酒吧之后是多么内向。

一个人的复杂性难以想象,更难以书写,但伟大的音乐本身就能征服一切,而这让人记住了弗雷迪·莫库里。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弗雷迪决定停掉一切维持生命的药物,那时的他已经成为“花园小舍”的囚犯,门外挤满了狗仔队。

演员拉米·马雷克说:“那个男人走上舞台,以一种独一无二的方式感动众人,他能透过每个人的眼睛,看到真实的他们,这是因为他在为自己的身份认同而挣扎,所有这些力量、品性,在他体内燃烧的一切,让他可以看着其他人说,我能看到真正的你们。我为所有人表演,我们一起可以超越一切。因为这关乎的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看起来长得一样,或属于同一个种族,都不是,因为我们都是人类,我们都是冠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